冷门书屋 - 同人小说 - 生长痛在线阅读 - 假如高启强是脱衣舞娘02

假如高启强是脱衣舞娘02

    高启强在安欣这里过得十分惬意,每天被安欣里里外外照顾得妥妥帖帖,安欣还帮他解除了弟弟meimei身边的监视,保证弟弟meimei能够无忧无虑上学,只不过自己现在还见不到他们,安欣不允许他出去,只能在自己陪同下在附近逛逛,说是防止他在外面被人欺负,这种骗小孩子的话,高启强才不信,不就是怕自己跑了嘛,但高启强也不着急,必须要让安欣放松警惕才行,更重要的是联系上弟弟meimei。

    高启强抱着枕头,躺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,突然电话响了,高启强懒懒地伸手拿起话筒,清清嗓子,让自己的嗓音稍微乖一点。

    “喂~我有好好吃饭的,看电视打发时间咯,不好看,好的吧,就在书房是吧,你安心工作吧,快点回家哦,好想你的,mua。”高启强面无表情地说着一堆酸话,谁让自己金主爱听呢,挂了电话,高启强去书房拿了文件,然后又开始看电视。

    李响那天听到安欣跟张彪说要去和那个玛利亚做朋友,并不觉得安欣是在开玩笑,事实也如此,京海太子爷一通电话还拿不下一个地下会所吗,那天那人的手感还徘徊在指尖,今天安欣一份重要文件落在家里了,本以为是市区的家里,没想到是安欣鲜为人知的郊外别墅,只有李响知道,安欣抽不开身,这种事当然就靠李响了,不过临走时,安欣支支吾吾的,还嘱咐自己速去速回,不要逗留,李响猜出了个七八分了,金屋藏娇呗,藏的就是那个玛利亚吧,不让自己逗留,安欣这是放心不下谁呢。

    李响按响门铃,一声酥软的“来啦”还没让李响缓过神,门缝里探出一只毛茸茸的脑袋“来拿文件吧,快送去吧。”

    高启强刚要关门,李响立马挤进半个身子,真有意思,那天那个魅惑人心的妖精,现在倒矜持了起来,好一副贤妻模样,丈夫不在家,其他人连杯热茶也讨不到了。

    高启强对李响的举动很满意,但还是装作震惊“还……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,我渴了,讨杯水喝总行吧。”李响直接进屋坐到沙发上,沙发暖暖的,电视里还在播放节目。

    “好,您喝陈皮还是普洱?”

    “都行!”李响坐在沙发上看着跪在柔软地毯上给自己泡茶的小卷毛,绿色睡衣下洁白的肌肤若隐若现,从李响的角度很轻松就看见肌肤上的红印,看来安欣这小子吃得很好啊。

    高启强又不傻,当然知道李响在偷瞄自己,高启强早就从窗户里看见来拿文件的是这个高个子男人了,这人也许能帮到自己,但是需要他心甘情愿才行,高启强早就故意解开几粒纽扣,但又装得矜持,哪个男人不吃这套的,高启强双手端起茶杯,一副温柔人妻的模样,把茶水送到李响手中,李响“不小心”碰到高启强的手指,高启强立马缩回手,好像很在意其他男人碰到他。

    “温度刚好,您喝吧,我帮您把杯子也装满吧。”

    在李响眼里,高启强好像真的是一个贤惠贞洁的妻子,会拒绝其他男人的试探,但是还是会保持良好家风,尽心尽力满足客人的需求,眼前高启强拿着李响的杯子,帮他灌满热茶,还拿着洁白的毛巾仔细擦拭着杯子,然后拧紧杯盖,放到了李响面前,除此之外,再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语言。

    李响觉得气氛有些尴尬,再这样下去,自己喝完这杯茶就得走了,那可不行“咳咳,我叫李响,我们见过的,只不过那天你眼里全是安欣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您好,我叫高启强,您是安欣的朋友吧,这段时间我在这就见过您一个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安欣是过命的交情,不分你我的,你现在跟那天比,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高启强起身坐到沙发上,距离不远不近“都是为了生活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着安欣也是咯?”李响感觉得到了默许,便往高启强身边靠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高启强故意环顾四周,一副紧张的样子“不,不,不是的,安欣是个很好很好的……人。”

    李响反复回味了一下这句话,高启强究竟在紧张什么?他刚刚在观察什么?安欣装监控了?以安欣的性格,不是不可能,在高启强心里安欣是个很好很好的什么?主人?爱人?恐怕高启强还是很害怕他的吧,自己认识安欣这么久,他是很死板偏执,但也没见过他打人啊,为什么高启强在颤抖?李响看着高启强不自然的动作,后者故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,那分明是勒痕!怎么会这样?安欣动粗了?李响在头脑风暴,其实那是高启强要求的。

    安欣跟个纯情大男孩一样,高启强在那方面就花样多了,每天安欣下班回到家,见到的不是真空围裙,就是可爱的小兔子,可安欣哪怕是满脸通红,也是说“先吃饭吧,我很期待你煲的汤。”高启强只能坐在他身旁撩拨着,安欣的定力是真好,哪怕快要憋死了,也老老实实把高启强做的饭菜全吞吃入肚,在床上安欣还是很保守的,高启强不干了,不是要求对方粗暴点,就是要求把自己绑起来,安欣总是说,那样会弄疼你的,我舍不得,高启强都快急哭了,自己压根儿得到不到满足,怒斥安欣你是不是不行,我怎么这么命苦,被你买回来了,我的性福生活没了!安欣听到这句话才急了,拉着高启强胡搞了一晚,高启强是心满意足睡了,安欣看着升起的太阳,赶紧去上班了,最后文件也没拿……

    “安欣他没有伤害你吧。”李响拉住高启强躲躲藏藏的手,仔细观察那道痕迹,太狠了!都青紫了!

    高启强赶紧收回手,眼神闪躲“没事的,那是我不小心弄的,您赶紧给他送文件吧,去晚了,他会……他会担心的……”高启强低着头,眼睛本来就水汪汪的,现在好像要哭了。

    李响这下想不多想都难了,高启强感觉都要碎了,但是人现在是安欣的,自己就是想帮他,也没法子啊,只能劝劝自己好兄弟回头是岸了,起码好好对人家,要不就放手,把人送给自己也行啊,难怪安欣让自己不要逗留,也不知道会不会给高启强惹麻烦,李响突然很想打自己一巴掌,自己这不害人嘛“那什么,我先走了,改天来看你,你也不要太难过,想开点,我也好好劝劝安子,强扭的瓜不甜,实在不行,你跟我!”

    高启强早就泪流满面了,高启强哭很有特点,没有声音,两行清泪早就顺着脸颊滴落了下来,高启强刚想抹去眼泪,李响脑子一热,伸出手给高启强抹去了眼泪“别哭了,你受苦了,这事儿我管定了!你就别担心了,哭坏了身体可不好,我先走了,省得他难为你!”

    高启强红着眼眶点点头,脸颊蹭了蹭李响宽大的手掌“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,你们不要为了我闹矛盾,我乖一点就行了,也不会怎样的,能把我买回来我就很感恩戴德了,像我们这种双性人本来就没什么人权,他对我算是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李响觉得自己的手掌连着那颗心都guntang的,也许从那天的地下会所开始,他已经被眼前的玛利亚吃定了,他现在好后悔自己不如安欣那般有权有势,如果是自己得到了高启强,那他一定会好好对他,绝对不会让他哭的“我该……我该走了。”李响很是愧疚“不能让他难为你,我不想让你受苦,我会回来的!你等我!”李响逃也似的跑出别墅,然后赶紧启动车子,加速,可千万不能让安欣怀疑,不对,也许他早就通过监控看见了,李响砸了一下方向盘,为什么自己这么蠢,没了理智!李响只能加速,希望安欣不会起疑心,李响拼命构思如何应付安欣。

    高启强看着飞一般离开的李响,笑着擦拭着脸蛋,拨通电话“文件拿走咯,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啊,快点回来啊,给你煲靓汤哦~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安欣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赶紧完成工作,亲亲老婆还在家等着自己呢,安欣一想到回家,还是会脸红,他其实十分期待高启强每天给自己的小惊喜,有这样厨艺精湛又很会撩拨自己的妻子,安欣感觉那次会所之行是张彪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情,安欣已经打算让张彪当自己的红娘了。

    安欣现在很烦李响,这家伙说自己金屋藏娇不地道,非要跟着自己回家吃饭,说是报答他帮自己取文件的恩情,也对,如果不是李响快马加鞭,自己这单生意估计得黄,安欣只好提前打电话和家里那位沟通了一下,毕竟今天让李响看见高启强就够让安欣不舒服了,万一回到家,让他再看见高启强可爱迷人的装束,那安欣就要撞墙了,毕竟老婆是不能轻易给别人看的。

    李响没想到安欣这么好说话,看来他暂时没有起疑心,李响冷静下来后还是有些怀疑的,毕竟自己了解安欣,他不至于做那些出格的事情,可是那个小卷毛哭得梨花带雨的,也不像是在骗人,干脆再去看看,这事儿冤枉了谁都不好。

    “您回来啦,饭都做好了,赶紧吃饭吧,今天的汤也很靓的。”高启强穿着朴素,还系着普通的白色围裙,接过安欣的公文包,又迅速蹲下给安欣换拖鞋。

    安欣其实也是云里雾里,今天老婆确实收敛了,但是怎么会......怎么会这么乖啊,难道是外人在场?不过这确实是安欣心里的人妻模样,干脆配合好了,看来可以经常邀请李响来家里做客。

    “咳咳,今天是什么汤啊。”安欣努力压着嘴角,漫不经心地问着,其实是在炫耀自己有老婆照顾的幸福,可这一切却让李响心里的天平偏向了高启强,高启强他这么熟练,还有他那无辜的眼神,好哇安欣,私底下还不知道做了什么呢,你让我感到陌生。

    高启强一边给安欣换拖鞋,一边抬头配上一个微笑“枸杞海参羊rou汤,现在温度刚好。”

    安欣心里暖暖的,不过这汤听上去就很补,今天得赶紧把李响打发走,天啊,老婆还在笑,好可爱啊。

    李响看着高启强强颜欢笑,还有这汤......安欣这么需要补的吗?他不会日日夜夜折腾高启强吧,解救高启强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饭桌上高启强十分贴心,盛好的汤都要搅一搅再吹一吹,然后才递到安欣面前,安欣咳嗽一声,高启强就去拍拍他的背,好贴心地递上纸巾,虾rou还剥好送到安欣嘴里去了,安欣也不去阻止,他还沉浸在向好兄弟炫耀家有贤妻的成就感中,自从进门就没被高启强看几眼的李响此刻心里十分难受,高启强平日里就跟个奴隶一样,安欣又不是瘫了,这整个一旧社会地主老财和买来的小妾啊,安欣小酌几杯,李响也苦闷地喝着酒,安欣只当李响是嫉妒,其实李响心中在默默为高启强祈祷,顺便骂了几句安欣,高启强表面上老老实实倒酒布菜,餐桌下的小rou蹄子早就勾着安欣的小腿肚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响啊,我今天就不留你了,你打车回去吧,我今天太累了,我要早点休息了,今天太感谢你了。”安欣装醉,他真的一刻都等不了了,赶紧打发好兄弟回家吧。

    李响看着安欣背后愁容满面的高启强,又看了看已经把自己送到门口的安欣,李响脸上的褶子更多了“这......安欣你这算逐客令吗?咱俩......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今天真的就不留你了,慢走不送!”安欣感受到背后的人在戳自己,干脆把李响推出门外,关门!然后迫不及待地抱着老婆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高启强看着茶几上的玻璃茶杯,心里有了小计划,半推半就,皱着眉头“别这样,我还没收拾好呢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安欣握住推搡自己的小rou手,知道这是今日份的角色扮演,今天这种人妻剧本是安欣最喜欢的,安欣一把把高启强扛起来,拍了拍高启强rourou的屁股“这可由不得你!伺候好我比什么都重要!”高启强瞪着腿,拍打着安欣的后背“你放我下来!你不可以这样!”

    安欣更兴奋了,今天自己可算能主导一下了,借着酒劲,安欣扛着人就上了楼梯“你喊破喉咙也没用!你是我买来的!你必须全心全意听我的!”

    高启强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安欣,发泄自己的不满,安欣把人扔进柔软的大床里,欺身而上,双手固定住高启强的胳膊,凑在高启强耳边小声诉说“今天好乖,我好喜欢你这样,我第一次见你,就想把你带回家,做我的妻子,我好爱你啊宝贝。”

    高启强眼泪汪汪,这在安欣眼里就是自己用情至深,把老婆感动哭了,可是在李响眼里那就是高启强委曲求全。

    没错,李响的杯子还在安欣家里,本来打算第二天再来的,可是安欣和高启强的对话都被李响听到了,高启强还带着哭腔,这杯子非拿不可了!李响做好心理建设推门而入,就看见安欣抱着高启强上了楼,自己只好小心谨慎地跟着,刚到房门口,就看见刚刚那一幕,高启强明显注意到自己了,但是李响的双脚好像被灌了铅一样动弹不得,现在高启强正被安欣压在身下,安欣的手掌按压在高启强藕白色的胳膊上,雪白的软rou从指缝鼓出,那手感一定极好,李响躲在门后,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再“考察”一下,对的,自己此行是为了调查真相,不能冲动,李响说服了自己。

    安欣捏住高启强的下巴,唇舌交融,高启强闭上眼任由安欣搅弄着自己的舌头,安欣粗暴地扯下高启强的围裙,隔着衬衫舔弄着身下人的rutou,高启强哼哼唧唧,生理性泪水打湿了枕头,红红的眼角刺激着安欣,高启强挪动着身体,双手拍打着安欣的胳膊,李响觉得高启强是在反抗,安欣觉得老婆急了,催促自己赶紧下一步呢。

    李响的视线被牵动着,高启强下面那口xiaoxue好小,干干净净,粉粉嫩嫩的,流着透明的液体,安欣的一根手指很轻易就进去了,噗嗤噗嗤的水声牵扯着李响的神经,一根,两根,三根,李响很好奇那么小的地方是怎么吞下一个成年男人的三根手指的,那里一定很湿软,高启强的嘴巴张张合合,樱桃色的小舌头就吐露在外面,高启强想要并拢双腿,却被安欣强行分开,李响看见安欣抽出的手指上湿润润的,白色的床单也湿了一片,安欣伸出手掌抽打在一张一合的xiaoxue上,高启强尖叫了一声,随后身下喷出了一股暖流,高启强瘫软在床上,仰头喘着气,身体轻轻抽搐着。

    “安……安欣……求求你,别这样……”高启强惯会作可怜态,安欣只当是高启强在演戏,门外的李响紧紧抓住门框,手指泛白,李响想要冲进去扯开安欣,可是自己居然可耻地硬了,现在进去算怎么回事儿,李响内心甚至想继续观看这场活春宫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高启强被侵犯,李响会感到莫名其妙地欣快,他想救他,但是他也想看他被欺负,被凌辱,李响内心唾弃着自己的虚伪,实际行动上也是往后退了一步,用门掩盖住自己下身鼓起的一包,心虚地看着高启强无神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嗯!啊!…….轻点…….要死了…….安欣我求求你,会玩坏的!”高启强艰难地撑起身体,看着自己的xiaoxue被安欣无情地贯穿,高启强又含着泪瞥了一眼门外的李响,然后又作无辜态看着安欣。

    安欣亲了一下高启强的嘴角“宝贝很厉害的,不会坏的,相信我。”安欣看着身下哭泣的高启强,一股施虐欲油然而深,安欣压着高启强重重地抽插着,高启强死死咬住嘴唇,安欣看着高启强软软的乳rou,不知怎的就上手抽了一下,手感很好,安欣觉着高启强好像下身紧缩了一下,他知道高启强也很兴奋,自家这位口是心非,今天这一出由自己主导,安欣更加卖力动作着。

    “救命!要死了!呃…….”

    “你喊谁呢?没人会救你的,你就好好待在床上挨cao吧!”安欣抬起高启强的两条大腿,下身的动作变得更加狠戾。

    李响怯懦地转过身去,他不敢再看高启强的眼神,他的负罪感已经达到顶峰,那个人在向自己求救,可自己能怎么办?欺负他的是自己最好的兄弟!自己对于他这副可怜样儿也兴奋着,自己进去算怎么回事儿?也许自己该走,但是自己的双腿却挪不动,李响靠着墙瘫坐在地上,一墙之隔是高启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,李响闭上眼撸动着自己的roubang,伴随着rou体相撞的声音想象着是自己在cao弄着高启强,如果是自己,肯定会很温柔的……不一定,也许自己会更凶狠,也许自己会毁了他。

    高启强看不见李响了,媚眼如丝,颤颤巍巍地抓住安欣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脖子上,指引着后者扼住自己,安欣也失去了思考能力,在高启强的带领下手上开始用了力,身下人的xue道紧缩着,安欣感觉到了阻力,但他更加卖力,硬生生往里挤,突然碰触到一个小口,身下人突然瞪大双眼,拼命摇头,安欣眼眸深沉,眯着眼笑了笑,随即用力一顶,手掌用力扼住高启强柔软的脖子,高启强双手拍打着安欣的手掌,他感觉自己要死了,他没想到安欣今晚会这么疯,guntang的roubang硬生生地捅进了自己的zigong内,那种恐惧感掩盖了疼痛,安欣什么时候这样子过?

    安欣看着高启强的脸越来越红,但是他不想放手,他感觉如果自己一旦放手,这个人就会飞走,大概自己是疯了吧,今天李响来自己家,虽然高启强没给李响多少视线,但是安欣总有种患得患失感,所以从一进门开始,他就拼命表现出自己一家之主的样子,今天高启强也格外乖巧,这让安欣很满意,但是他也清楚自己兄弟,李响的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愫,从一进门开始,李响就关注着自己的妻子,一想到这,安欣就很是气愤,他想把高启强锁在床上,不让他下床,只要等着自己回家就行,也许,也许有个孩子就好了,安欣感觉手背很疼,原来是高启强在挠自己,他怎么翻白眼了,是自己太用力了吧,他会死吧,不对,天使是不会死的,再忍忍,再忍忍,安欣感觉高启强的xue道不断抽搐,趁着对方高潮,安欣也尽数射进了高启强的zigong里,同时松开了手掌,高启强一瞬间终于呜咽出声,门外的李响也在一瞬间射了出来,李响大脑一片空白,他及时捂住自己的嘴,不能出声,否则这一切会让他们三个都很尴尬,这算什么事啊!

    安欣在高启强身体里小小地抽动着,贪恋着高启强温暖的身体,私心里更想jingye能够在高启强体内多留一会儿,也许自己很快就会和天使有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高启强大口喘着气,安欣还埋在自己体内,同时还在吸吮自己早已红肿的rutou,高启强抚摸着安欣的脑袋,吃力地看向门外,李响怎么那个表情,他在为自己难过吗,高启强挤出一个微笑,他知道自己成功一半了,嘴巴张张合合,无声地道出“快走”,李响低着头,眼眶通红,但是他没办法,只能拖着沉重的身体逃跑了。

    高启强缓了缓,温柔地抚摸着安欣,亲了亲安欣的发丝“安欣,对不起…….”

    安欣蹭了蹭高启强的胸口“说什么傻话呢,你是我的老婆啊。”